加速消除宫颈癌,人工智能细胞学筛查优势明显!

发布作者:易普森市场部 发布时间:2022.04.12

据《2020全球癌症统计报告》可知,2020年全球女性宫颈癌新发病例604127例,死亡病例341831例,位于女性恶性肿瘤的第四位。我国宫颈癌发病人数约11.0万,死亡人数约5.9万,是我国女性的第六位高发癌症。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其发病率有呈年轻化的趋势!

加速消除宫颈癌是2022年重点工作方向

作为宫颈癌负担大国,消除宫颈癌是我国未来十年的重要工作目标之一。为此党中央、国务院一直高度重视妇女健康,特别是宫颈癌防治工作:2021年国务院印发了《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21—2030年)》提出妇女健康主要目标为:适龄妇女宫颈癌人群筛查率达70%以上,宫颈癌患者治疗率达到90%以上。

同时2022年4月2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办公室关于印发健康中国行动2022年工作要点的通知》把消除宫颈癌作为2022年的重点工作方向。

宫颈癌是唯一病因明确的癌症

宫颈癌作为目前唯一病因明确,发病过程缓慢的肿瘤疾病,宫颈癌早期筛查的普及和HPV疫苗的应用成为显著降低其发病率和死亡率的重要手段。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已经确认高危型HPV(人乳头瘤病毒)持续感染与宫颈癌密切相关,并且,从普通宫颈炎症发展至浸润期需要经历10至20年的时间,这为宫颈癌早发现、早干预提供了充分有利的时机。

据统计宫颈癌Ⅰ期(宫颈癌局限在子宫)患者存活率高达80%-90%,Ⅱ期(肿瘤超越子宫,但未到达阴道下1/3或未达骨盆壁)存活率达60%-70%。发展到浸润期之后,生存率仅为10%。国家癌症中心2018年发布的数据显示,90%的宫颈癌患者确诊时已经发展成浸润癌,生存率大大降低,且疫苗预防也有一定局限性。因此,推广宫颈癌早筛是有效预防和逆转宫颈癌的重要途径。

在我国,宫颈癌筛查市场需求量大,病理医生资源严重不足。据美国妇产科医师协会(ACOG)指南推荐,25~65岁无高危因素的妇女每3年进行1次子宫颈细胞学筛查。而我国的注册病理科医师不足20 000名,适龄筛查女性人数为380 352 945例(据国家统计局第6 次人口普查),供需失衡,亟需待补。

于是市场需求倒逼产品研发,人工智能细胞学检测、HPV检测等新型检测手段诞生,有效提高了宫颈癌早筛的准确性和简便性,降低对病理医生的依赖,进一步促进宫颈癌的早筛普及。

人工智能细胞学检测准确率高,速度快

传统的宫颈癌早筛手段主要有肉眼观察、巴氏涂片法(Pap Test)、宫颈薄层液基细胞学检测(TCT)。除了存在灵敏度和特异性低、假阴性高和流程复杂等问题,其严重依赖病理医生,而病理医生紧缺的问题在短期内并不能得到解决,这样一来,传统的筛查方式非常不利于宫颈癌筛查工作的开展。

而新一代以深度学习技术为核心的人工智能细胞学检测技术可对扫描成像的宫颈细胞样本,进行图像分类、对象检测、目标跟踪,实现病变细胞的准确分类和精准定位。解决宫颈细胞学筛查出报告前的关键一环,把重复性的工作丢给人工智能,病理医生无需一张一张的切片去观察,仅需复核可疑病变细胞图像,进行最终确诊,既提高了筛查效率,又提高了诊断的准确性。

基于传统细胞学检测(TCT)研发的AI宫颈细胞学检测技术,相较于传统的细胞学检测手段,其通过先进的人工智能算法对百万数据库资源的深度学习、演练以及病理医生团队的专业标注;LISL敏感性超99%,特异度超过了87%,阴性样本的检出率(排阴率)达到了65.3%。具备强大的判读能力和分类标注能力。能大幅提升宫颈癌筛查效率和质量。应对国家消除宫颈癌的战略目标,有效促进其落实的高效性和可及性。

深谙人工智能是落实宫颈癌筛查普及的重要突破口,目前、易普森已经完成人工智能宫颈细胞检测系统+云病理诊断平台的研发并成功大规模应用于各级医疗机构。通过将计算机视觉、人工智能、大数据、数字成像和5G等多项技术融合,以及多年积累的数百万例细胞病理大数据进行深度挖掘,其系统高度适配我国大规模人群宫颈癌筛查,目前正积极在各省布局。

易普森人工智能宫颈细胞扫描成像系统,闭环研发,搭配全自动制片染色机、数字切片扫描仪、医学检验实验室等配套设施,不仅解决了制片染色中标准化,自动化的问题,也攻克了全视野,高清晰的切片数字化成像难题,从实验室到临床,经过反复的验证,完善,保障了系统在宫颈癌病理诊断上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同时搭乘云病理平台,遇疑难杂症,可通过云病理专家平台发起申请解决基层资源匮乏难题。从而能更好的支持宫颈癌筛查下基层。

HPV检测灵敏性高,局限大

HPV检测得益于灵敏度和特异性,也是目前宫颈癌筛查中常用的的检测手段之一,相较于细胞学检测手段检测宫颈处的异常细胞,HPV检测主要是检测宫颈是否存在HPV感染。HPV检测能够直接检测出女性是否存在高危型HPV感染,检出率高,结果也比较容易解读,可一定程度上降低对病理医生的要求,缓解病理医生缺乏的痛点。但目前,HPV检测的局限性在于只能检测特定的几种HPV,无法检测超出检测范围以外的HPV,容易造成漏检。

TCT检测仍是宫颈癌筛查的主要手段

综合来看,细胞学检测优势明显,仍是宫颈癌筛查的主要手段,但基于细胞学检测技术的人工智能细胞学检测技术由于起步晚,目前尚处于发展初期,仍然面临着诸多技术和监管等方面的挑战,降低假阴性也是行业一直共同探索攻关的方向。所以多元化、个体化筛查策略更适合当前国情,TCT检测和单价较高的HPV检测联合筛查的策略,国家倡导的主流筛查方案。

但值得肯定和期待的是,国家政策层面的大力支持为普及宫颈癌早筛、病理检测行业发展带来了资金、市场等利好条件。越来越多的企业,行业专家和学者,愿意投身AI+宫颈癌的筛查研发,在构建完善的AI诊断服务体系,全闭环宫颈癌筛查整体解决方案越来越专业和深入。我想在未来,AI在细胞学检测中一定能充分发挥出它的优势和价值,助力宫颈癌的早日全面消除。

建议您使用其它浏览器以获得更好的用户体验 X